包头力绑假肢告诉您:截肢手术后患者的心理特征

作者:    日期:2018-09-19

自我形象紊乱:患者截肢后必然带来不同程度的躯体残疾和缺陷,影响形象,术后恢复期往往更加关注自己的外表,尤其是女性,她们最难适应失去肢体所带来一系列的变化。


自尊下降:截肢后日常工作受到影响,女性患者较注重家庭对自己的态度;男性患者则更注重病后的社会角色,如:地位下降,工作能力、劳动力下降,与别人相比没有任何优势可言。


悲观心理:患者因截肢导致自身形象改变,出现沮丧的情绪和悲观失望的心理,表现沉默寡言、厌恶社交,被失望、孤立的感情包围,有的甚至悲痛欲绝,认为生活无望,对一切失去信心。


焦虑、恐惧的心理:患者因患肢疼痛严重,担心病情发展而导致截肢,产生极大的精神压力,几乎所有患者都担心失去肢体对今后的生活影响。尤其是下肢截肢后,更担心以后的生活而出现患病性焦虑。患者伤后与其熟悉或所依赖的人和物所引起分离性焦虑。对陌生的环境和人以及病情的认识产生焦虑、恐惧。


反常、失态心理:截肢后希望得到社会理解,人们扶助,为引起周围人同情故意呻吟不止,或放声高唱,小便失禁,拒绝配合治疗。


强迫的敏感性增高:截肢患者经历了痛苦的病程,往往更加关注自己的身体。在值班中发现,大部分截肢患者对自己的身体敏感性有所增高,特别是夜间对已经切除部分的肢体存在着一种虚幻的疼痛感觉,多为持续性疼痛,甚至难以忍受,导致整夜失眠。


交流性护理


针对有自信心理,但带有焦虑、恐惧心理的病人,首先给予鼓励和支持,根据不同的年龄、职业、文化程度和家庭社会背景,灵活进行心理疏导。对青少年病人,讲述张海迪、桑兰等身残志不残的故事,激励他们勇敢地面对生活,将来同样能为社会作出贡献;对中老年病人,用坦诚的态度与之交谈,对他们遭遇的灾难深表同情和理解,道明精神因素对疾病愈后的重要性,鼓励他们振作精神,争取早日康复,重新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。


支持性护理 


对生活失去信心的病人一般都情绪急躁、缺乏应有的忍耐,护理人员应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,以运用大量的事实反复说教为主,关心、鼓励为辅。动员同类病人现身说教,道明肢体残疾与生命的价值是不可同日而语的;动员家属一起劝说,同时也给予更多的支持和爱。及时指导今后自理生活的方法,给予其心理和体力上支持,用温存、体贴的语言安慰、鼓励病人,战胜痛苦,获得康复。忌批评、训斥和表示不耐烦。


引导性护理 


对此类病人要因势利导。截肢后部分病人对自身形象的改变感到十分悲哀,从而产生孤独、忧郁甚至有自杀的念头。护理人员应鼓励他们表达出目前体形改变的感受和真实想法,保护其隐私和自尊,给予正面引导,帮助他们适应日常身体结构改变的行为,如使用拐杖或安装假肢。


强制性护理


对听不进劝告、拒绝治疗者,可使用强迫性方式或应用镇静剂。待病人情绪稍有稳定后,再动员他的家人共同做思想工作。这些病人的心理比较脆弱,与他们交谈时,应掌握好说教尺度,保护他们的自尊。